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老師不是教練

   
    我們都知道老師和教練有所不同,但是老師教學卻經常纏繞著「教練情結」。 過去的教學模式,這兩者或許是沒有區別的,也許老師也經常把自己當成一個教練,因為過程是訓練學生,讓學生達到設定的目標。
    這幾年教育思潮一直在討論,回到孩子身上的學習,身為老師在這種思潮下,有時也會焦慮,回到孩子要如何安排學習,每個孩子的能力不同,他們如何能夠同時學習?因為過去我們都服膺同樣學習標準,認為經過老師的教學後,學習的學習成果會有一定的標準,所以老師準備好學素材,以身體律動教學而言,老師總要安排一段學生律動的動作,學習的過程是老師將這些編好的動作,逐步遞交給學生,學生的確都學會了老師所教的動作,但學習只有模仿和技能的學習,為何要如此做?動作的基本元素是什麼?老師為何這樣組合這些動作?如果修改一些動作可以嗎?對學生而言,過去他們不必思考這些問題,反正老師帶給他們的動作,他們完成這些動作就是學習完成,老師可以從事先訂好的標準,比照學生完成的程度,給他們一個學習的分數。
  在課堂上,認真的學生可能完全模仿老師的動作,還能達到老師要求的感覺和表情,是屬於這堂課的成功者,他對於舞蹈或律動原就有特別的興趣或更高的能力。不過,大部分學生是一般的完成者,他們認為在學校、在教室內把老師準備的教學內容學會了,就是學習,所以他們將動作記住、完成了,老師會給他們打成績,得到分數就是完成學習。也有少部份學生,在身體動作表現本來就有嚴重的障礙,原因是他本就對於身體沒有感覺,或動作已經超乎他的能力,無法模仿老師的動作,這些落後者,因為沒有完成動作,得不到學習成就,在幾次學習活動後,就主動放棄了,成為永遠的落後者。
  因為設立了標準,要達到標準所以必須藉由學習活動來達成,而最容易達成目標的方式就是直接訓練,把目標當內容,經由學生重複練習,達到設定的目標,教學完成,而且可以大聲地說達到教學目標。但不同的學生真的需要同樣的標準嗎?在我初任教師的那幾年,有一回我擔任監考老師,監考的班級是同仁都爭相安排孩子到她班上的名師,那一節考國語,有個題型是照樣造句,這是靈活又有創意的考題。我巡視發現全班學生的答案幾乎都一致,考試結果這個班的成績還是教其他老師羨慕。當時心裡就充滿狐疑,這樣的測驗意義在哪裡?如果以成績來看老師的教學的確成功,我後來終於明白,這就是教練的訓練結果,並非教學的成果。如果學生都願意在老師的引導下進行學習活動,那麼短期的標準測驗或評鑑真有那麼重要嗎?
  不過因為有標準,家長和老師會隨著標準要求學生,達到標準比過程重要,是科舉考試、聯考都是這樣時代產物,現今的升學測驗就是糾纏在結果比過程重要,只要達到標準不管手段如何。回到學習真原本的面貌,真的是這樣嗎?
    所謂回到學生身上的學習,老師才是真正教學者,回到某項學習的源頭,讓學生嘗試,慢慢累積,然後發現到她能夠達到的程度,標準不再是老師教學的最終目的。事實上國民教育的目的從來都是在建立學對學習的興趣,學習標準有時反而會讓學生失去學習的興趣。有了標準就會有教練出現,我們希望老師是引導學習並非教練督促練習。

  當然在教學過程中,我經常出現教練心態,但我也經常反思自己,不要出現教練情結。

美感教學五

身體動作發展與創作
  利用三周、三節課時間帶領學生嘗試創作,結合前兩次的動作展,配合聲音課程老師使用的嘉禾舞曲,讓學生結合音樂,感受並發展出一段與自己身體工作,並與他人合作的作品。
  教學過程我扮演刺激學生發展身體動作,並做簡單的方向規劃。學生則扮演發展自身的動作,結合音樂的感覺發展,並能夠在群體中展現自我,也能和同學共同完成一件小品舞蹈。
    我將嘉禾舞曲的音樂分為三大段,第一段從上一次的教學活動所發展的四個動作中,由學生選擇一個從場外進場後動作凍結,讓動作進場後,還能思考自己必須再畫面的哪個位置,由學自己去思考和處理,這個片段完成比較沒有問題,因為單純所以幾乎學生很快就完成了,部分同學位能帶著動作上場,上場後位置也沒能處理,所以讓學生就自己所表現的成果在握討論和修正。這時候我就發現上課時間太短的問題,過去上表演課我都兩節課連排,所以學生在創作、修正、再創作能夠在同一次的上課完成,但一週一節的上課模式,再修改的過程必須一週後才能完成,學生對於發展動作已經遺忘,下一次必須再提醒重來,這是上課所遭遇到的難題。但在學校的現有的課程安排下來完成美感教學的任務,對於教學實驗所展現成果,才有解決提升目前教學安排的意義,當然如果能因此改變學校體制的教學靈活度,對於整體教育的意義或許更大。     
    樂曲的第二段和一、三段的曲式不同,我原本希望學生討論兩~三個整齊的動作,但第一次的練習後,發現學生將前次活動的四個動作連續呈現,而且重複一次的效果不差,我立即修正這一段的動作要求,讓學生把原來發展的四個動作在音樂中完成。而且強調兩兩互動的感覺。又一節課結束了。短暫的上課時間,要帶領學生比較開放式的創作,似乎存在著先天性的扞格,在強調教育要開放學生的頭腦的當下,教育體制和開放思考卻彼此抗衡,這是陳年之痛,即便是政策端的頭腦看到了,回到學校周課表的排課安式,及固著於每週授課時數的授課安排,卻阻礙教育的開放步伐。當然我們已經習慣了困境中奮鬥的上課模式了,偶而只能在寫文章得時候,發發牢騷罷了。
  終於來到結束單元一節課,一週的時間常在思考,學生能否如期的完成,當然也在想學生能夠如自己的想像搬完成創作嗎?更難排除的依舊老師心中那排回不去的「教練情結」。因為我們希望學生完成如我所標示的教學目標:和同學共同完成創作,且能了解其中動作發現任發展的意義。
  朝著教學目標前進,希望本周能夠帶著學生完成創作,第三段我給學生的指令是完成兩個整齊的動作,在練習過程中發現學生很自然地以性別來區隔動作,我馬上提醒希望分組表現也應考慮到不同性別的組合,學生大都能夠及時修正,但性別的整合在五年級學生身上的確還是大問題。學生終於完成任務,我將們的成果錄影,原本希望學生能過看領後再次修正,但時間永遠都不夠用。

  上課後提問學生在活動中學到什麼?結果令我滿腦問號?看看學生的影片和說法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美感教學四

美感教學四~從即興的身體動作,為創作準備

  經過上回以肢體造型動作引導,這次我以動態的肢體流動來啟動學生的身體,並發現動作。以四拍為單位,每四拍學生完成一個動作,我持續四拍的鼓聲,讓學生不斷在動態之中發現動作。同上回一樣隨機停留在某一個動作,作為編號1的動作,請學生記住自己的動作,活動繼續,並在幾次動作後讓學生回到編號1的動作。提醒學生是否爭正的記住自己所發展的動作,之後同樣的活動方式發展編號2、3、4的活動,第一階段活動結束。當學生發展了四個動作,就持續的反複這四個動作,讓學生熟悉所發展的動作。
    這一系列我將發展為本學期第一次創作的作品。對於作品的完成,必須考慮到許多美感的要求,學生可以就他們所發展的動作,持續的調整到整組和諧的一套動作,這樣的一套動作需要更多合作和協調,如果學生在分組討論的過程缺乏同理心,無法與他人合作,整組的作品會難成行,所以接下來的挑戰除了必須提醒學生動作的原則,讓他們在創作的過程中逐步發現美感的要素,更重要的是協調學生彼此間合作學習,達成任務。

    本次課程除了發現動作外,也希望能夠和上回一樣,以個人的動作基礎,共同完成一組的表演,要如何進行創作、選擇動作及組合,以及完成作品需要具備的條件,學生在完成單一動作時,就發生了許多難以合作的狀況。主導性太強的同學要求別人要付從他的意見,或是在自我的感覺中,不考慮別人的同學,也有完全無法安靜的和他人討論的學生,如何讓他們在分組中,能和同學共同合作學習,可能的難度有待考驗。

教育需要老師的熱情

和同學的一場談話
  過去和同學聊天,總是打屁,說笑話,無所不談,彼此爭論不休也無所謂。最近和同學聊天,共識是不談政治,因為談了政治就顏色分明,毫無妥協。還好我們還有的共同話題:教育。大都在學校當老師一群同學,對於過去幾年,學校的文化的變化,雖然不敢說是天翻地覆,也都感受到地動天搖了。在這個變化多端的時代,身為基層的教學工作者,談到瞬息萬變的教育政策,學生家長的不同需求,以及學生的學習態度,共同的聲音竟然是一致地:喟嘆。
    我們入行剛好滿三十年,剛畢業時充滿著熱情,在學校裡是難得的人才,因為那年頭男師少,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確實耐操、耐用擱有棟頭。那個時代不是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年代,年輕的我們對於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意見,但也經常被長輩提醒:「年輕人,要小心點,有人二,會被人畫點作記號。」其他同學可能有人了解人二是什麼?當年的我,確實不知道要小心什麼?人二是什麼?就只知道每天要面對學生。
  只記得當年週休一日半,每周三十節的上課時數,學生五十多人,教學前翻翻教學指引,面對學生,仗著自己考試的實力,面對小學簡單的學習內容,覺得站上教室的講臺是輕而易舉的事,對於教學不懂什麼是問題。隨著教學的時日漸長,發現前輩老師在教學方法,教室的管理,和學生之間的互動,以及教材的掌握,都那麼熟練自在,我們之間的落差非常明顯。我們雖然勇猛敢拼,但她們經驗老到,讓我們望塵莫及。認識教學越深,才發現不足越多,越深刻的感受教學經驗累積的重要。
    晃眼三十年,因為在表演藝術教學的投入,的確累積了不少的教學經驗,也有幸能把這些經驗透過各種管道傳達給老師們,這些年的推廣經驗確實得到許多迴響,也看到多位老師從參加研習到如今也成為推廣者,經驗的累積和傳承的確是需要一代一代的接續,我將前人的經驗在課堂上驗證之後,分享給有興趣的老師,他們結合自己的經驗在課堂驗證後,也把經驗傳遞下去。當然在過程中不是理所當然,也不是一帆風順,而是經由各種碰撞和挑戰,而我總是抱持這我的經驗不是最好,但我的經驗值得老師們也去試試,然後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教學,每一場分享只要能夠影響到一、兩位老師願意去嘗試,就覺得善莫大焉了,因為我自己喜歡的不見得他人也喜歡,我的教學可以如此操作,其他老師有他操作的方式,我只希望把更開放的教學概念,讓老師們嘗試後對於教學能夠有更開放思維,對於學習能夠更貼近學生的心。與其說是分享教學內容,不如說是分享教學熱情,把一點點的熱情感染他人。
    我的同學也已經教學三十年,他感覺到近年的改革,似乎是從底部要剷除老師的經驗,他參加一場教育科技的運用的研習,分享的講師,希望把經驗直接套給老師們,依據步驟、按圖索驥,順理成章就是善用科技的老師。但同學卻覺得運用科技的確可以省去繁複的抄寫步驟,但實質的教學內容,並沒有太多改變,而教學的過程,老師有效地運用教學技巧,勝過資訊科技技巧的變化。但研習會場內,嚴重的感受缺乏如分享者那般,善於運用資訊科技的能力,就不是一位稱職的老師。他說:「一波一波的改革,目標對準老師,甚至將改革不成功的原因,完全歸咎老師的不配合。上位者推動的改革、學校生態、家長態度和學生學習心態的變化,不同於從前,老師所感受的壓力,如影隨形。」我們都有疑問:教育環境的遽變,對於受教育的學生,真的都是正向反應嗎?
  談到九年一貫,我非常贊同改革的思考方向,回到孩子的教育思考,的確是較為進步的教育想法,整個時代已經進入後現代的哲學思潮,教育如果還停留在現代主意的工業改革的觀念,以輸入和輸出的觀念作為教育的基礎,的確不合乎當下的學生需求。
  時同學已經有點按耐不住了,他說:「九年一貫是為了改而改,既然是九年一貫需要一年一年地逐步而上,老師在教學上鞏固教學的內容和方法往上推展,才有機會成功,為了改革為了回應李遠哲教改聯盟的訴求,改革時程要四年完成,九年一貫為什麼是四年,準備部及的結果就是教科書到最後要老師幫忙除錯,真好笑,教科書欸!竟然會有錯字,已經說明九年一貫是亂來了。那教改聯盟的人分明是來亂的。」
  雖然有些情緒反應,但回顧改革的過程,的確未考慮到教學現場的需要,只藉由理念的宣示,就企圖達到改革的目標,理念的落實需要全體老師形成共榮感。改革的時程從課綱出檯到全面推動的實施確實太急促,以教科書編輯而言,這麼短間內必須完成課程規劃、設計、撰寫、教學實驗和送部審查,因為時間的嚴重壓縮,教科書在編輯和審查過程都必須追著學校選教科書之前完成。缺乏時程規劃和教學實驗,企圖透過心證的理念宣示,希望老師在一夕之間改變原來的教學模式,老師的抱怨在所難免。
  他又說:「那些課綱條文,竟然需要透過專家解讀和補充說明才能讓老師明白,老師真的那麼笨嗎?就是寫得不清不楚嘛!」這點我也有感,老師多年的經驗,對於學生基本課程的學習,多有深入的認識,但九年一貫在統整的大纛下,教材都必須重新切割、組合,教學統整確有理念上的大意義,但一下子要老師把各科內容都統整起來,嚴重地挑戰老師常年的教學經驗,而專家的課綱釋疑,卻又帶來更多的疑問,改革的作法對老師而言缺乏說服力,基層的老師的存疑和抗拒,也是合理的反應。 
  對於九年一貫他是越說越生氣:「什麼統整教學?什麼都要統整,既然要學生學會思考,統整應該是學生學會基本原理原則後,帶著他們去思考、統整才對啊!怎麼需要教科書就統整的編,老師幫他們統整的教呢?」他的說法確實切痛了我參與九年一貫教科書編輯的經驗。在教學統整的大原則下,我們努力配合這個大理念,在內容編寫時領域內的連繫統整已是個大工程,在加上各領域之間的統整要求,在時間緊湊的狀況下,如果仔細去審視目前依據九年一貫課綱所編輯的教科書,統整的程度是否優於之前,以我的後見之明是:教學內容的結構和嚴謹度大打折扣。在編輯和審查的過程中,我也感覺到,在理念先行的觀念,教學內容的確被解放了,五花八門的內容從能力指標中被解讀出來,教科書編輯和教育部審查委員之間的理念很難聚焦,編、審之間產生了極大的爭執和辯論。如果拉長改革時程,以時間充裕交給教學現場實驗後,可能會有所定論,但九年一貫被實施的時間所限,編審之間的爭執都妥協在時間的壓力下,讓教科書審查通過,後來就如同我同學說的,教科書竟然要求老師在教學時幫忙除錯,品質可想而知。
  而我當時也天真地認為,既然是統整教學,老師應該都有能力將學生的學習統起來,所以對教科書的依賴和需求會減少吧!實際上,大部分老師還是依靠教科書教學,而且審查通過就代表著它是被正式認可的教學內容,雖然形是上是統整的,但是真正的教學統整必須是老師有經驗將所有學習的內容,透過活動的形式,讓學生實際地運用所學的知識來解決問題,學生的確經過學習的過程建立了該有的能力,而不是在教科書中強調的內容統合而已。
  「還有我最受不了就是教育越來越熱鬧。」他還是氣憤不已,接著又說一連串的怨言:「就像你強調活動化教學,好像不動就不是教學一樣。當然你是表演藝術,教學應該活動、活潑,我們教數學,不能像表演那樣,綜藝化和趣味化就可以了。」還好他還肯定我的教學,我的確一直提倡活動化教學,即便是數學如果教學能夠把概念活動化,讓學生優游其中,我相信學習的效果會加倍,只是我對數學教學毫無概念,也只能表達理念式的想法,實際操作我無能為力。不過對於學校一直強調統整活動,把教學現場搞的熱鬧紛紛,甚至有綜藝化、低俗化的隱憂。因為統整的需要,活動化的教學多了,學生在一個又一個的活動中學習,表面上教學活潑了,部分老師也樂此不疲,教學似乎必須活動化才算統整。過度的活動化會讓人認為統整教學是為了活動而活動。  
   同學無奈地說:「九年一貫後,我過往的經驗好像都不適用了,就像玩電腦遊戲一樣,必須砍掉重練,我們要接受再教育,研習活動不斷一場一場地辦,躍老師取得各式各樣的研習證照。研習是老師以所需要才會有意義,一堆研習去參加了,取得實數了,就像得到進階的閩南語證照的老師,根本不敢教閩南語,我們能說確不能教,這什麼道理。」
  這幾年依據我的觀察,教育政策的推動的模試都是這樣:教育專家提出一種想法往教育部送,就會有教育專案往下推,基層的老師就要被動員去參與,完成研習的任務,而且要列案追蹤。舉凡目前所見的任務研習--教師專業評鑑,從低階到高階,群組研習、本土語言,領域教學三十六小時,有效教學、多元評量、差異化教學、補救教學,都是如此,而且必須計量表面的統計資料。所有的研習都要求老師在帳面上全數完成。而研習內容可以用教授的簡報檔,分配種子老師到各校將這些簡報檔從頭說起,只要乖乖地參加就可以認證研習時數。我覺得這是對還有熱情的老師,一場又一場的羞辱,缺乏實質意義,老師當然無感,只著眼於多少老師已經完成這項任務,而非老師在教學面的精進程度。
  老師必須參加研習才不會落伍,才能理解教育改革的真義,在改革中不斷地被動員,被改造、甚至還要被指責。推動改革的人,將挫敗又歸咎於基層教師的不積極、不配合。老師承受著這些負面的情緒,持續在校園中擴散。
  最後我們有共同的感覺--這些年班級人數確實少了,但面對學生所需的精力確加倍。身為老師面對學生,總是存在著無限的責任感,但責任感在家長不斷地挑戰下,大家越來越知道明哲保身的真意了。拼命的老師越來越少,越來越講究相對的權力義務,越無力要求學生的學習表現。明知改革只是表面的改變,實質的內容和意義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到底是要面對自己的良心,還是順服層層來襲的改革巨浪。老同學很沉重的一句話:「經驗明白地顯示,雖然學習內容強調統整,學生的學習還是片斷的,只學到更細碎、支離破碎的內容而已。」

  在改革的聲浪中,儘管同學們的喟嘆聲極為強烈,發出不平的聲音也很強大,在社會整體的大環境中卻是那麼微弱。甚至對於這些發聲反對的老師,都視為不足一哂的老頑固,但我也感覺到同學的教學經驗,有我忘塵莫及的地方。坦白的講,我是享受改革紅利的老師。但在我享盡改革紅利的同時,和同學的這席話:「紮實的教學,絕不是花俏的表演。」但我身為一個表演者、表演教師,時時刻刻希望學生能夠展現的更多想法和做法,或許紮實的基本練習有時也需要花俏的表演展示,這些對於學生或許是同等重要吧!

2015年10月27日 星期二

美感教學三

從即興的身體動作,為創作準備

  這次美感教學,以肢體造型動作引導,學生在活動中隨機的做肢體的造型,隨機停留在某一個動作,作為編號1的動作,請學生記住自己的動作,活動繼續,並在幾次動作後讓學生回到編號1的動作。提醒學生是否爭正的記住自己所發展的動作,之後同樣的活動方式發展編號2、3、4的活動,第一階段活動結束。
  此時學生已經自己發展了四個動作,並能重複這四個動作。然後讓學生一個四拍完成1號動作,接著四拍2號動作,持續地完成一個連續四個動作的循環。第二階段的活動結束。
  以上兩階段的活動,學生大都順利完成。有部分學生無法回到原來的動作,或是不同階段的動作太相似,都請他們要在發展並確定一個他們可以完成的動作,教學過程也相當順利。
  第三階段就是整合,在經過前二階段的探索,我希望以任務的方式,學生就他們現有的動作,進行任務,完成一組人選擇其中兩位同學的動作,共同將八個動作整齊的表現。我發現學生共同討論發師困難了,而且時間太短無法完成八個動作每個動作似拍的連續動作,最後只好調整到一組只要完成一位同學的四個連續動作即可。因為上課時間已到,最後只能每組一個整齊的動作,但效果似乎並不理想。

  原先的設想是希望學生能夠瞭也動作的由來並非那麼的難得,而是可以經由自己的即興發展之後經過討論就可把動作編織起來。而且設想他們發展動作之後能夠就彼此的動作去選擇共同確認最適合的動作來作為自己創作的依據,但最後卻無法順利完成完成這一教學過程。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美感翻轉教學

翻轉教學,我們已經翻轉好多年了
  
  從教學引導中,發現動作、發展創作規則,然後帶領學生完成創作任務,這就是教學的主要任務。
  過去,教學概念總是停留在老師設計的教學內容,教給學生學會這些內容就是完成學習。這我們都稱為傳統的教學方法。老師完全主導學習的內容,教學就是將老師準備的內容假設為學生最需要學習的內容。把學生教會了,老師完成任務,學生學習完成繼續下一個學習。例如:舞蹈的學習,就是老師設計好一支的舞蹈的動作,或是先去學習一支舞蹈動作(如課間韻律舞),而教學的過程是老師將這些設計的動作,逐步的帶領學生,按照節拍學會動作,學習過程就是學生跟著教師的指導,一步一步地完成作品,最後做總結的演出。而演出時的評分是總結性評量,所以佔學習成績的比重最高。
  如果,將教學過程稍作修正,動作設計的過程,也帶領這學生去發現、探索和選擇,在逐步完成這些動作時,透過分組教學,讓不同的組別跟隨老師帶領探索的過程,發展屬於自己一組的動作。一個班級教學可能展出不同的幾組作品,而且還能彼此觀摩、分享、討論。之後再進行修正。呈現的過程不是總結評量,而是教學流程的一環,每一個環節都能評估自己在成長。
  兩種流教學程,都是老師帶領學生完成作品,第一種的教學結果,教師可控制的層面較高,而且最後作品的完成度也會較完整,學習的成果也更具體。從輸入到輸出的流程是可控制的,意外較少。第二種可以帶給學生更多思考和討論的空間,學生會探索自己的可能,發現自我、認識自我,也能經歷元素的探索到創作完成的過程,了解創作的醞釀、發展和完成。最後的作品可能殘缺不全,精準度不高,學習的成果不是具體可見,從教學開始、發展到結束也不是老師所能預測和控制的,教學目標的敘寫,無法非常精準的說明所達成的具體能力。相對於第一種方式,不確定性很高。兩種教學的過程同樣都是活動的方式,同樣要完成作品為任務。
  如果我們以第二種肢體動作教學的方式,來解釋所謂的翻轉教學,相信就很容易理解了。現在所謂的翻轉教學強調的就是把學習權回歸學生,讓探索的過程讓學生參與,學生在學習過程中,老師設計的績學內容是去獲得知識過程的步驟,而不是讓學生就現有的知識認識和記憶而已。所謂的翻轉在藝術教學事實已經行之多年,因為藝術的學習從來都不是直接教給學生作品的過程,而是帶領學生在知識、想法和技術嘗試、巧累積的過程。
  如果僅是從學會藝術表現的層面來看,我想上面兩種方法都可以達到,儘管老師在教受一個作品的過程,一定透過各種方法讓學生來學會教學設計的動作,在動作帶領地的過程,學生的技術學習一定跟著成長累積,最後才有可能內化成一個作品的演出。所以這種學習方式,過去廣為老師採用,也因為在教育上,重視評量和成果的關係,這種教學方式可以確保完成教學設定的目標。在教育上成果方面,短期就能做統計、規劃和比較。所以曾經成為教育主流思考。
  如果從美感建立的角度來看,藝術的學習如果能夠回到最初的源頭,例如舞蹈表演回到身體的探索,動作的發生在於身體如何運用,而肢體運用當然需要某些技術面的支持,在探索過程如何了解到高難度技術是需要時間錘鍊的,而在當下如何透過現有身體的本能,經過一些努力之後,可以完成想像中的作品。對於美的想像不再是空想而已,而是在思考為何他人能夠表現得如此扣人心弦,自己必須透過那些學習才能達到相同的目標,對於每有期待,而且對完成的步驟有深刻的理解。在逐步探索中建立自己對美的感受,學習是一直持續累積而上的,沒有所謂的終點。

  一直以來,在表演藝術教學中,我就持續這樣的觀點。所以帶著探索、發展和創作。在這次的美感教學中,讓我更深入思考,在探索中回歸到增加美感的累積。我也在嘗試把這些任務在學生身上發展和試探,希望能夠讓藝術教學在美感探索上,能有更聚焦的教學模式。

2015年10月6日 星期二

五年級的美感教學 二、肢體活動

  肢體活動在三、四年級的表演藝術教學中,學生已經有很多經驗,在靜止中做不同造型的123木頭人的活動,已是學生習以為常的活動,五年級的學生如何讓他在同樣的活動中得到新意?或讓他們覺得有更多的挑戰性?我該如何開始引導?教學前這是老師必須思考的問題,如我對這些問題有基本的相法,相信教學的意義就會凸顯出來,如果教學只是照本宣科,那教學必然是無趣又無聊。
  五年級學生對於性別的分野,比起中年級是敏感而又好奇,想要破除學生之間性別的界線,一定要讓他們能夠在活動中完全的忘我的境界,過去我也曾經在學生性別方面做更多的突破,但只要一分組,需要身體接觸,所有的努力都會在瞬間破功,性別似乎是學生牢不可破的藩籬,有時會覺得越努力企圖去突破,得到的反效果越多。肢體活動在個人的肢體造型活動已經有太多的經驗,美感的教學,應從自己的出發,結合更多元素後,表現出更具美感的表現,而群體造型如果只有同性別一組,表現就缺乏多元組合的特性。所以,學生能夠忽略性別的元素,進行群體造型活動就變成這次活動主軸。目的希望學生有多元的肢體表現,又能在身體上破除性別之間的隔閡。所以我運用了身和地面接觸點活動。
  活動從單人接觸地面的點開始,不同的接觸點會形成學生不同的身體造型,接著是兩人,分組時請特別要求要有不同性別的組合,有些學生主動要請不同性別的組合,部分學生還是堅持同性別的組合,這是我從三年開始的要求,只要超過某個比率的異性分組,活動就會持續,而比率永遠都在老師的心中,因為在活動一開始就過度的強調性別的問題,接下的活動必然低盪到無法進行。活動要求是兩人除觸地點外,還須有部分的接觸。接下來當然是多人一組,八人以上接觸在地上點越少,身體接觸的機會就多了,大部分的學生此時都已達成任務為目的,和其他同學接觸已經變得理所當然。
  經過這個活動,我更確立往後教學的目標,教學活動計畫每次上課都要分組完成一項任務,希望學生能盡力完成。已完成交付的任務為目標。活動內容自然以身體的美感呈現為主。我認為交付給學生任務,他們要達成任務就必須放下自我,在團隊中盡力地朝向任務目標。
  接下來,我的任務當然是設計一次又一次教學任務,要挑戰學生了。

教學活動照片